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房产 > 租房信息|正文

上海探索农村集体产权改革:让农民“人人有份”

百度新闻 2019-06-06 20:44:34

“人人有份,实则人人无份。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改的就是这个。”上海市郊闵行区九星村原村党委书记吴恩福对半月谈记者这样说。他所在的村,17年前就起步探索这一改革。

“人人有份,实则人人无份”,其实质就是集体产权的不明晰。上海市农委人士说,这就像一扇挡在农民和集体资产之间的“玻璃门”。改革就是要消除这扇“玻璃门”,让农民面对集体资产,不仅看得到,而且“摸得着”,能够共享资产的收益。

“急不得、慢不得”

对于农村集体产权的改革,吴恩福的最深体会是“六个字”:“急不得,慢不得”。

“慢不得”,是对改革而言。经过多年发展,村镇集体积累了巨额资产。这份资产如果继续产权不清,管理缺乏透明度,农民就会疑惑;一旦发生资产流失问题,势必形成农村的不稳定因素。“急不得”,是对于具体操作而言的。这个改革“太复杂了”,没有亲身经历过,就无法切实体会到。

吴恩福给记者看改革时设计的一张农龄统计复核分析调整单。他说:“这张表格实在应该申请专利。这里面考虑了农民各种各样的情况,包括共性的,也包括个案的。”单单农龄统计这一项基础工作,就要对应多少历史情况、家庭情况甚至是“千奇百怪”的特殊情况,还要经过反复核查、张榜公示、签字确认等手续和程序。

上海市农委主任孙雷说,目前在大城市郊区,农村集体经济已经有了新型合作经营的内在要求,方向是把按劳分配和按生产要素分配结合起来。在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过程中,牵涉农民的财产利益关系,是一种“利益确认和再调整、再平衡”的过程,所以试点探索的基本规律是各方互动、认真谋划、谨慎推进,千万“急不得”。

上海在全国较早探索开展村级集体经济组织产权制度改革,将集体资产以股权形式量化到人,并按股进行收益分配。随着相关法律法规的不断完善,再加上集体经济的持续发展,产权制度改革不断推进,形式也不断创新。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改制形式上,目前沪郊的试点地区已由存量折股型为主,逐步丰富为存量折股型、增量配股型、土地入股型等多种形式并存。

在登记形式上,由有限责任公司为主,逐步发展到社区股份合作社,正在探索社区合作经济组织等登记形式。在改制层面上,由村级集体经济改制为主,逐步拓展为村联合改制、镇村共同改制、镇级改制等多个层面。

不能简单地“一分了之”

吴恩福不同意把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简单归结为“分资产”,更不能“一分了之”。改革了,但集体经济不能“散伙”。

九星村没有搞土地出让这样的“一锤子买卖”,而是守住村里的集体用地,“不建洋房建厂房”,为发展村级集体经济留下最为珍贵的土地资源。随着上海近郊的深度城镇化,九星村在土地和厂房资源的基础上开办后来在全上海都有名的“九星市场”。目前入驻的五金、灯饰等商户超过8000家,去年销售额超280亿元。

对上述做法,吴恩福形象地称之为“种砖头”。他说,过去农民种地,一茬又一茬。如今在土地和厂房资源的基础上经营市场,就像是“种砖头”,也要一茬接一茬,让村级经济有可持续发展能力。

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让村民在其中所享有的份额更明晰,也能“一茬又一茬”,建立村民财产性收入的长效增收机制。但如果“一分了之”,还怎么谈得上这些?

上海市农委人士也认为,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归根结底是清产核资、产权明晰,保障集体经济组织每个成员的合法权益,在集体资产保值增值的过程中,让农民分享经济发展的成果。

从这个根本上来说,资产量化、股份到人,就是要保障农民的长期收益权。简单地“卖光、分光”,只能是短期收益,谈不上长期收益权,农民难以共享经济社会长期增长的效益。

记者在沪郊城镇化程度较高的闵行区了解到,就算是一些已经撤村的地区,在集体产权改制过程中,选择以入股形式兑现量化资产的村民还是“大头”。毕竟,选择现金兑现,难以获得长期收益。

当前,上海的探索还在深化。孙雷告诉记者,上海已由村级集体经济组织改制为主,向探索乡镇级集体经济组织改革试点推进。在率先尝试乡镇一级集体资产产权改革的松江区,去年已在全区范围内全面推开。

改制后村干部

“请人吃饭也要多考虑考虑”

在采访中,闵行区农委相关负责人王彩仪说,凡是经过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村,都有一个可喜现象:干部“请客吃饭,需要多考虑考虑”。因为村里的招待费在村民监督之下,没有理由地花,到时候就难以交代。

上海市农经站站长方志权说,农民信访,一般都集中在土地和集体资产处置的问题上。从治本角度来看,只有明晰产权、明确主体,确立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民主自治权利,才能有效预防农村集体资产管理中的不规范行为。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是与农村社会管理体制创新连在一起的。

从上海的探索实践中可以感受到,至少有三个关系,需要始终关注和把握:一是政府推动和村民自治的关系。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离不开政府的引导和推动,同时也一定要尊重集体经济组织大多数成员的意愿,按照村民自治的原则,使改革成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自觉要求。

二是成员利益和集体利益的关系。改制后的集体经济组织是一种按份共有的社区集体经济组织,既对成员(股东)利益负责,又对地区集体经济发展负责。改革后的集体经济组织,要建立完善的治理结构和制度,加快形成集体经济可持续发展模式。同时,要建立合理的收益分配制度,让成员共享改革的收益和成果。

三是产权制度改革与农村基层组织建设的关系。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要从加强农村基层民主制度建设、巩固党的执政基础的高度来整体谋划和推进。

产权制度改革后,村党支部、村民委员会和村经济组织应发挥各自职能,各司其职、各负其责。新的集体经济组织要在村党支部的带领下,集中精力从事集体资产的经营和管理。(记者 李荣)

www.jnustu.net
责任编辑:王永吉
相关新闻

朝阳资讯网平台使用情况意见反馈 热线电话:0535-6690002 责任编辑:王永吉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http://www.yzyy12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朝阳资讯网

朝阳资讯网在线版权所有

网站简介网站地址标识说明广告服务联系方式法律声明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